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天台(樱相) 

天台



“父亲,我想一个人搬出去。”
“不行!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什么啊,我说什么做什么你都是‘不行’,所以人家才说我是靠你的关系才进的这学校,你以为我在那里很开心嘛,很幸福嘛?”
“翔!你就是这么对爸爸说话的?‘你’‘你’‘你’,礼貌都到哪里去了?”
“……”
“我都是为了你啊,你怎么到现在还不明白?”父亲的满是鱼尾纹眼角垂了下来,“等你有了想要保护人的心情,你就会明白了。”
“哼,我不会明白的!”翔大吼着离开了家。



想要去哪里,可以去哪里,心里一片空白。
看看时间刚好午休,不知不觉的,翔又跑到了那个可以让他平静的地方。
那个让人平静的天台。

那其实只是学校的天台而已,两层楼高度,却因为位置偏僻,处于和附中的交界处,因而鲜有人烟。
翔喜欢每次都趴在护拦上想事情,或者什么都不想。
因为在这个天台的可见范围里,有一样让他可以平静下来的东西。哦不,是有一个让他可以平静下来的人。

所以今天迎接着这个怒气冲冲的翔的,仍然是这么一个空旷却又并不空旷的天台。
翔下意识的望向那个方向。果然,那个人今天还在。

干净的眼神,雪白的皮肤,淡色的柔软头发,单薄的身子却异常合适附中的白色衬衫校服。
这么一个男孩子,和翔一样,也总是在这个时候坐在附中的草地上发呆。
对于附中来说,那块草地也算是偏僻的地方了吧,离教学楼这么远,旁边只有孤零零的试验楼。
那么他,究竟是为了什么来这的呢?

想着想着,翔发觉自己已经平静下来了。真的很神奇,每当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那个男孩子的样子总是能让自己恢复正常。
今天和爸爸发了这么大的火,却好像化骨绵掌一般的,消失殆尽了呢。

他是谁?为什么会有这么干净的眼神?
而这样他看天,翔看着他的日子,还会有多久呢?


“……学长……”这叫声突然拉回了翔的思绪。
抬头一看,竟然是这男孩子,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天台的下面。
“啊……什……什么事?”翔竟然紧张到结巴。
男孩子竟然笑起来,嘴角上扬成好看的弧度:“对不起,学长你可以暂时离开这里么?你的怒气引来了好多灵体,处理起来满麻烦的呢。”
“哎?”翔摸不着脑袋,“什么灵体?”
“嗯……现在它们好像都走了,不要紧了。我……其实是个灵媒师。”男孩子满不在乎的说出这些,毫不顾忌翔惊异的眼神,“呵呵,听到的人都是你这样的表情呢。”
翔收起惊异,故作平静:“我……我只是没想到这种古老的职业还存在着。”
“的确哦,现在已经很少了,只有我们一家还保持着这样的传统。”男孩子抬头望向四周,“这里属于比较阴暗的角落,一直有灵体出没。我每天过来看着它们,也算是锻炼自己的除灵能力。”
“啊,难怪……”翔虽然不太敢相信,却还是跟着点了点头。
“学长看不见它们的吧?学长每天这个时候都出现在这里,平时你的气还比较,没有影响到什么,可是今天……”男孩子眼里竟然有担忧的神色,“今天怎么了呢?为什么有这么大的怒气?”
惊讶的翔张大了嘴巴:“啊……没什么……只是,有点小事情罢了……”
“那就好……”男孩子的笑,温暖了翔的全身。
“啊……对了……”翔突然想到了什么,“我……我每次都来这里的话,是不是打扰到你了?如果是的话,我以后不来了。”
“不要紧的。”男孩笑着摇头,指指天空:“它们都习惯学长你的存在了呢。若是你突然消失,它们也许反而也会不安呢。”
“啊……是么”翔笑笑,心里的乌云早就散开了。
“相叶同学!”远处有一阵叫声。
男孩回头应了一声,又转过来对翔说:“对不起,同学来找我了,午休结束了呢。”
“嗯,再见!”翔挥挥手,望着男孩离开的背影,突然想起了什么般的大叫:“那个……你叫?”
男孩回过头,在逐渐西去的阳光下微微笑着:“雅纪,相叶雅纪。”


---------------------------------------


雅纪,相叶雅纪……
好好听的名字啊……
可是……灵媒师……这个职业真的存在么?
“喂!哥~你怎么吃到一半的饭就发呆啊?”眼前浮现弟弟的脸,把翔吓了一大跳。
“啊,和也,你干吗突然吓人!?”翔连忙拿起一块三明治作出欲咬之状。
弟弟二宫和也,是爸爸再婚后生的儿子,跟着后母的姓。
翔看到弟弟身上的附中校服,突然开口,“对了和也,你认不认识你们学校的一个学生啊?”
“嗯?谁啊?”和也眨眨眼,拍拍翔的肩膀,“莫非哥你看上了我们学校的哪个MM么?所以才茶不思饭不香的。”
“去去,是男生拉,男生。”翔不好意思的回答,“叫相叶雅纪,你知道么?”
“诶??”和也的脸色一下变了,“他?你怎么会认识他的?”
翔很惊讶:“莫非他是学校名人?”
“岂止,”和也抬抬手,“车站旁边的桂花神社知道么?相叶家啊,历年来都是作为这神社的守护家族存在的,好像都是灵媒师啊!因为这个职业大家都很怕相叶,所以他平时总是独来独往。虽然长得很好看,还是让人觉得怕怕的呢。”
和也说着,突然坏笑着咬了一口三明治:“对了,哥~你跟相叶怎么了??莫非……”
翔起身要走:“啊,我忘了早上有课,我先走了啊~!”
“切……竟然逃了……”和也意犹未尽的样子,嘴角却浮现一丝诡异的笑容。

经过家门的时候,翔刚好遇见走出来的父亲。
父亲像是要说些什么般的看着翔,翔却转身就走。
父亲摇摇头,叹气的声音在安静的清晨显得异常清晰。



----------------------------------------

此后的天台,成了翔每天最大的盼望。
可以在天台看到雅纪治愈人心的笑容,是翔每天忍受别人猜忌的力量。
每天午休时,翔在天台,雅纪在草地,仅仅是一声问好也已经让翔的心里全是温暖。
有时候雅纪会跑来天台下面和翔聊天,说些各自家里的事情,说些开心的事情,也说些烦恼。
渐渐的翔开始了解到雅纪家复杂的分支旁支的争权夺利,也了解到他因为受到同学的排挤而感到的寂寞。
同时也在雅纪的开导下渐渐的开始想要理解自己的父亲了。


还是普通的一天,好不容易熬到午休的时间,翔照例哼着歌走向天台的方向。
一个熟悉的人影早就等候在那里。
是雅纪。
翔愣住了,不知是该高兴还是怎样:“雅纪,你怎么来这里了?”
“我……”雅纪垂下一直睁得很大的眼睛,“我是来跟你告别的。今天晚上要在桂花神社待一晚上,如果可以战胜那里的灵而活下来的话,就能继承相叶家少主的位置。”
“……”翔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雅纪还继续说着,“嗯……也许……明天的这个时候,我就已经……”
“不要说了!”翔打断雅纪的话,“你会没事的,对么?”
“翔君,你记得我跟你说过的嘛,我慕你有一个爱你的爸爸……”
“嗯……”
雅纪的头低的更深了:“因为我的爸爸,就是在这样的继承仪式里去世的……”
“……”
“所以……”雅纪的眼眶里全是泪,“对不起……”
说完这句的雅纪,转身消失在台阶下面。
翔的全身被巨大的恐惧包围着动弹不得,连追都忘记了,脑海里一片空白,木然伫立良久。


-----------------------------

翔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家的,当他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坐在家里的写字台前了。

夜幕渐渐降临,雅纪已经在神社里了吧。
不知道有没有危险,按照他的灵力足够对付那里的灵嘛?
雅纪好像曾经说过自己的抗灵能力是历代传人里最差的啊……

不知为何,父亲的话一直在耳边萦绕。
“翔,等你有了想要保护人的心情,你就会明白了……”
想要保护人的心情……
我好想保护雅纪。
虽然自己没有什么能力,但是还是好想保护雅纪。
保护那个有着干净眼神清的心的孤独的少年。

“翔……看你没什么精神,来,泡了咖啡给你。”父亲走进房间。
“对不起父亲,我好像明白了你说的一些东西了……”翔忙着穿上外衣,“现在,应该还来得及。我出去一下……”
望着翔匆忙跑出去的身影,父亲微笑着点了点头。



桂花神社的夜晚,用阴森恐怖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猫头鹰在飒飒的叫着,树叶被风吹得挲挲作响。
翔也顾不得这些了,一头冲进神社的深处。
“雅纪!雅纪!你在嘛?”翔大声叫着,可是只能听到自己声音的回声。
难道……?
说服自己不去想这种不吉利的念头的翔,听到了角落里有很轻很轻的呻吟声。
“雅纪?是你嘛?”
翔冲到角落,终于看到了白色道服的雅纪,肩膀上裂了很大的口子,血正不断地流出来。
“翔君……你怎么来了……”雅纪气若游丝,光洁的脸被痛苦折磨得变了形。
“别说话!”命令的口气一出口,翔就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我来保护你!”
“啊……”只见眼前白光一闪,雅纪又被灵体击中。
翔顾不得血污,拼命抱住雅纪,用自己的身体保护着他:“你们都冲我来啊!!”
又一阵白光闪过,翔失去了意识。
而怀里雅纪的泪早已湿了又干。



清晨的阳光终于洒进神社。
翔苏醒的时候雅纪仍在怀里。
雅纪这个时候也醒了,发现自己一晚上都在翔的怀里的时候,他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谢谢你,翔……我想,也许应该告诉你真相了……”
翔没有说话,很懊悔自己只是被攻击了一下就失去意识,即使背后一直火辣辣的疼也不该这么没用啊。
雅纪刚想说下去的时候,下意识的向翔的背后望去,惊的说不出话来。
翔的背后全都是血。

“翔君……天啊……”雅纪慌了手脚,不知该怎么做,只是朝着神社外大声叫着:“NINO!!!NINO!!!快来啊!!!”
翔很奇怪为什么雅纪会叫自己弟弟的名字,但是他的意识又一次模糊了……



-------------------------------



当翔再次睁开眼睛,他看到的已经是医院雪白的天花板了。
而雅纪和和也,就坐在自己床边。
“对不起……翔君……”雅纪哭得眼睛很肿,“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我和和也真的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

从雅纪断断续续抽泣中,翔开始了解到一切都是他的弟弟和同班的雅纪一手策划的。
弟弟和也很喜欢写剧本,在有这么一个灵媒师主题的灵感的时候,刚好同班的雅纪羞答答的来找和也说他喜欢上了和也的哥哥。而雅纪午休的时候总是看到翔在那个天台,于是和也灵机一动,将这个剧本应用到了实际。包括这什么灵媒师,什么继承仪式,都不是真的。就连说翔有怒气的那天,也都是和也短信通知了雅纪的。

翔知道了这一切,在吃惊的同时却意外的没有如往常般发火。
“雅纪,”翔吃力的转过头,“即使你这些都是假的,我对你的感情却是真的。在过来的途中,我终于明白了父亲口中的想要保护人的心情究竟是什么了……”
“翔君,不要讲话了,你的伤很重的……”雅纪俯身帮翔盖好被子。
“雅纪……我爱你……”
雅纪的动作瞬间定格,泪水重又落下。不过与先前的懊悔有所不同的是,这次的泪水里,满含着的是 感动和感激。



-------------------------------


走出医院,雅纪责怪起和也:“和也,都是你,我们不是说好了就闪2下白光的嘛?我也有在身上弄破人造血包了,你怎么把翔弄伤了啊??”
一直沉默着的和也终于开腔:“雅纪,其实我刚刚一直不敢说出来……我的确只扔了2个闪光弹……而让翔受伤的那白光,在神社外的我根本就什么都没看到……”
“啊……”








===============俺是RP的分割线===================

后记


写的太RP了!!俺自抽先!!!时间不够啊所以匆匆的结尾了55555本来还可以多写起码一半的<===众:你话痨啊!?
3点半才写完 胖子俺对不起你。。。。
是说,最后竟然被俺写成了01故事,莫非是最近USO看多了= =
其实这个题材就是看USO的时候想到的,因为爱拔老板娘貌似是有01体质的,俺就突然想把他塑造成天才灵媒师,后来想想酱紫就没胖胖发挥的机会了,所以又改成了白痴灵媒师。。。殴~

至于小狗的阴谋,反正俺一直觉得狗狗是个有点坏坏的小孩拉,喜欢作弄人,躲在暗处看好戏的那种,卡卡,反正觉得是类似《SLAYERS》的杰洛士的角色拉。所以就写成始作俑者鸟。。。各位NINO饭表抽俺。。。5555抽了也表抽脸啊。。。T T


嗯啊,总之,希望各位看官稀饭就是了~~最近好稀饭写最后突然急转直下的剧情啊。。。。看到这里的各位辛苦了 鞠躬~~~~~

最后 祝胖胖生日快乐~~~06本命年减肥成功!!<====众:人家又没说要减肥=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D上的划痕——令我心动的歌词们 

不断更新。。。。。。

点击看。。。因为比较多。。。
続きを読む

Flying without wings (亮内,《指环》姐妹篇) 

“小亮,你看到这的时候,我应该已经离开了。
你不要难过哦。
一定要保重!

内”

在淡橘色的台灯下写完这个的内,哭成了泪人。


1。

故事要从这里讲起的吧。

虽然妈妈说那个指环是假的,但是看着P和TOMA重新幸福的样子,内还是坚信指环的“威力”发挥了作用。
“哎,小亮,你看你看,我没说错吧,我让他们多么幸福的说!~”内一边大口吸着果汁一边转头看向身边的亮。
亮正眯着眼睛注意街上的美女,内见亮不理睬,就拼命摇着他的肩膀:“NE~~你说对不对啊,小亮~~NE~~”
“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啊,内”亮毫不掩饰美女走远的失望,“我都说了嘛,这和那指环才没关系呢,你这些话在我面前说说就好了,千万不要到处去说哦。”
“哼,每次都是这句话,小亮你为什么总是不相信我呢?”内撅起粉红色的小嘴,“算了,不管怎么样,我见过UFO这件事情绝对不是骗人的!”
“好好,UCHI说的都没骗人,我知道拉~”
听到亮的回复内仿佛又来劲了:“嘿嘿,小亮就没见过UFO吧,那是我很小的时候哦,和歌山那边的晚上还是很凉的……”
亮转身走出去:“老板,我还要一杯咖啡!”
“哎?小亮?哎??”


经过了一天的工作,辛苦的2人终于下了新干线,回到他们在大阪的家。
累得倒在床上的内刚要睡着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喂喂,啊,是小亮?”
“UCHI你在哪里?到家了没??”
“唔?我在家呀,小亮找我有什么事么?”
“还什么事?”亮的声音激动起来,“我不是叫你到家后发个短信告诉我的嘛?真是,又忘了是吧?(小小声:害得人家担心了好久……)”
“啊,对不起喔,我我我的确是忘记了……不过哦,小亮还真关心我哪,嘻嘻”
“这当然拉!否则还叫在交往嘛?我说内啊,住得离大阪市区这么远,回去又不肯让我送,短信总要发个的吧,我都准备如果找不到你就直接打警察局电话了哪……哎,你在听嘛?喂喂?”
“Zzzzzz……”
“哎,太累了吧,明天还有工作呢。我挂了喔,お休み。”亮挂上电话,嘴角一丝宠溺的笑。


夜很深很深,但是好像有些什么将要发生……
“呀……外面什么光啊,这么亮?”睡得朦胧的内缓缓睁开眼睛,走到窗边,“啊……”
一个圆盘状的物体缓缓旋转着接近,橘色的光芒撒满周边——UFO,又一次出现了。
不过,这次的情况有些不同,因为——UFO径直朝着内的方向飞来。(某R:哎呀,这次搞大了……别撞着房子)
在内看得目瞪口呆的时候,从UFO上伸出一条橘黄色光带,一直连到内所在的窗口。
只听到这样的声音:“上来……”
内还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的时候,身体已经自动的爬出窗户,走上了光带。
“啊,真神奇,我竟然没掉下去??”左右看看的内,发现自己正行走在小区的上方,周围没有任何物体,就好像在空中行走一样。回头一看,光带随着自己一步步的前行而收缩回UFO,也就是说,他没有回去的可能了。
一摸口袋,发现自己穿的是睡衣,手机也不在身边。害怕的泪水马上决堤:“啊……好可怕!小亮!来救我啊……呜呜呜……”
可是那双脚,却仍旧一刻不停的向前走着,好像面前有巨大的吸力一般,转眼间就走进了巨大的门,进入了UFO内部。
双脚一接触陆地,马上就酥软下来,一下跪倒在地上的内大口喘着粗气,眼泪一滴滴的掉了下来。
“UCHI,不要怕喔,这其实是你的家啊。”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内抬起头:“妈……妈……?”
妈妈点点头,向内张开了怀抱:“也该告诉你一切了……”


在妈妈的话里内才知道,其实自己根本就不是地球人。奶奶说自己是雪王子的事情其实是真的,他出生在一个全是雪的星球,作为王子的修炼就是要从小被带到地球作为地球人生活一段日子。
听了妈妈的话,内完全愣住了,脑子里是一片空白:“妈妈,那现在让我知道这些,难道是因为……”
妈妈点了点头:“没错,是该到了你回去的时候了。”
“可是,可是!”内瞪大了眼睛,“我就这么离开了?我现在是明星也,明星~~突然的消失别人怎么想?”(<======小乖,你什么时候这么有脑子的?)
“不用担心喔~我们回去的一瞬间,地球上的人会马上把我们忘记的,就好像你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妈妈的微笑仍旧是这么甜美。
“啊……这样啊……”内若有所思,“可是!小亮!我不要小亮忘记我啊!”
妈妈的手抚上内的面颊:“没办法的,孩子,我们不是这个星球的人啊。”
“呜呜呜……我不要……”内的眼泪又一次喷涌而出。
妈妈摇摇头,走上前抱住满脸泪水的内:“那给你3天时间吧……要过得幸福啊。”



2。

内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的,一睁开眼睛他已经又躺回自己的床上了。而天,也已经亮了。
第一天,开始了。

走到厨房,发现妈妈并不在。爸爸走过来说:“HIROKI啊,这几天你和妹妹要辛苦了,妈妈和结婚前的死党去泡温泉了,这3天的早饭你们自己买点面包吃吧。”
“果然……”内心想,“3天啊……我本来以为这只是我在做梦呢……一切果然还是真的……”

忍住泪水,收拾了一些东西就跑出门外的内,一如往常的接到了亮的短信。
“UCHI,你到车站了没?我已经在车站了哦。等你。 亮”
小心翼翼地把它存在手机里,伸手拦了部TAXI就直奔新干线车站。

新干线缓缓开动,没过多久,看了一会杂志的亮就进入了梦乡。
内却怎么也睡不着,一点点睡意都没,想着自己马上要离开这个世界(……)就怎么都不舒服。给了P的那个指环其实真的是有魔力的吧,应该是那个雪王国的东西;妈妈从小到大都是这个样子一点都不见变老,也是因为根本就不是地球人吧;还有昴他们老是说自己“你根本不是地球人”难道也是他们看出一点什么了嘛?啊啊啊,头好昏啊……摇摇头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些的内,翻起了亮带来的几本杂志。亮也真是,明明都是我们自己的照片,这种杂志也要买,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翻着翻着的内,突然发现所有的这些杂志里,自己的照片都被剪掉了。
“咦??为什么会这样?”
“哎,还是被你发现了啊……”不知什么时候,亮已经醒了。
“哎哎,小亮,为什么我的照片都没了?”
“这是因为啊……”亮从包里拿出一本本子,“你自己看吧。”
内翻开本子,发现里面满满当当都是他自己的杂志照,采访评论一应俱全。一抬头刚好对上亮温柔的眼神。
亮伸手抱过内的肩膀:“你知道么,这些都是我的宝物那。”
“……什么嘛,小亮这样好像偷窥狂喔。”说着这些的内,还是落下了感动的泪水。(大家可以数一下这文里内一共哭了几次,琼瑶阿姨应该来挖掘他呀~~挖哈哈哈<==被殴)


忙忙碌碌的一天很快就结束,再次回到大阪的家的内回到家里躺在床上,回忆着当天的事情。
这天的通告是拍NEWS的杂志照。记者采访的时候问了内:“你最不希望出现的事是什么?”
内想了想回答:“……大家都忘记我……”说完就红了眼眶。
看到这个情况的亮,也不考虑场合问题,更是无视正在帮他拍照的摄影师的大吼大叫,冲去内面前抱紧了他。
在大家的嘲笑声中,亮轻轻的说了句:“放心,就算大家都忘记你,我也绝对会记得你的。”



就算大家都忘记你,我也绝对会记得你的……
小亮,你说过的喔,真的不要忘记我……



3。

时间这个东西,走的实在是太快了。
以前根本就感受不到这些,现在是在倒数着的日子中的内,实在是很想很想时间可以停止的。

今天是关8例行的烤肉大会。
自己以前一直缺席,去年也因为和小亮在NEWS有工作而没去参加。想到这些的时候,内后悔的要命,要是知道自己以后再也不能和大家一起吃烤肉的话,绝对不会这么任性的缺席的啊。
“呀!UCHI,你的肉焦了呀!”YOKO的大叫让内从思绪中回到现实,“你是笨蛋嘛= =+++++”(<----出现了,名言,啊卡卡卡)
“啊啊……不能吃了……55555”
内看着那片焦的肉懊恼不已的时候,自己的碗里送进来一块香喷喷的烤肉。
顺着筷子往上看,亮的笑容依旧:“吃吧。我比较喜欢吃焦的。”说着就夹走了那块失败的作品。(亮老大内心活动:“哎哟,焦肉真难吃。。。T T”)
YOKO跑过来勾住亮的头颈,奸笑着:“哎哟,小子你真体贴啊,我也想做你老婆拉~”说到一半看到HINA的眼神硬生生的停住了,“呃。。。我还是做个好老公要紧。。。”大家哄堂大笑。
小安咬了一口肉,看似漫不经心的说:“哎呀,我也好想有人帮我烤肉的说……”
他的碗里马上多了2块刚烤好的肉,丸子和仓宝同时说:“那我来帮你烤吧!”
内吃着嘴里的烤肉,看着大家胡闹,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
SUBA走过来帮内倒了杯饮料:“真是辛苦你和亮了呢,每天跑来跑去,难得的休息还要陪我们玩。”
内摇了摇头:“哪有啊,我还要说对不起大家了呢,以前好几次都不来的说……”说着说着内站起身鞠躬,大声的说:“一直以来的照顾,真的很感谢呢!”
“什么啊~~说的好像要离开了似的……”不明就里的大家当然就是这样的反应咯。
亮也站起来帮内接了话题:“所以以后,大家还要继续照顾这样的内喔!”


酒足饭饱,大家一个个都回去了。YOKO送HINA回家,SUBA吵着要搭顺风车;丸子和仓宝抢着要送小安,争得不可开交。亮拉着内的手,看着他们一个个没形象的吵吵闹闹,眼神里都是幸福。
“关8的大家,都是这么真性情的可爱的人哪。”亮一边走着一边说,“绝对是一群在演唱会上什么都做的出来的人啊。有时候真的就觉得,我们真的是偶像团体嘛?”
“哈哈,是啊。大家都好可爱,而且也都对我很好啊,我今天可是充满感激的说着那话的呢。”内接过话题。
“哎,说起来,你也真吓了我一跳,不要说这种会让人有不好的预感的话嘛!”亮仿佛心有余悸。
“啊啊,是啊,对不起喔。”内慌忙的转了话题,“对了,明天也是休息日,小亮有安排嘛?”
“安排……?没有也……”
内来了劲:“那,我们去游乐场吧!!”
“哎?游乐场?”亮迟疑着,“我们又不是小孩子……”
“哎呀,有什么关系~”内抓着亮的胳膊使劲的拽,“那个是新开的~~~想去想去嘛~~~”
亮叹了口气:“哎,败给你……好吧~~不过回去之后记得早点睡啊,明天不要睡过头了,早上我来接你一起去吧!”
“好啊好啊!我一定乖乖的说~~~”





4。

最后一天了。
内其实并没有睡好。
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可能睡好呢?昨晚满脑子都是过去的回忆,放电影般的一遍一遍,怎么都不肯休息。


亮在路边向内招手:“UCHI~~我来接你了哦~~走吧!”
“嗯!”内挤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今天,是一定要过得幸福的呢。
伸出手握住亮的手,内今天是出奇的主动:“走吧走吧!”

在鬼屋里内大叫着抱住亮的腰,暗的周围让人觉得全世界好像只有他们2个人。
旋转木马上坐在一起幸福的转圈,内觉得在亮的怀里就好像真正的公主一般。
大笑大叫着用碰碰车对撞,这样的疯狂好像很久都没试过了。

坐在秋千上让亮推着,一点点的升高像在飞一样。
“哎,亮,如果我就这样飞走了,你会不会为我伤心?”
“傻瓜,你在说什么啊。我当然会跟着你飞咯!”亮走上旁边的秋千一边荡着一边说。
“哈哈,约定了哦!”
“嗯嗯。”

天色暗了下来,亮拉着内走到了摩天轮边。
“玩这个吧。”
“好。”
看着眼前的景色一点点的上升,大阪的夜景尽收眼底。
“啊,真的是好美丽的城市啊。”内情不自禁的感叹了起来。
身边有火光闪现,只见亮拿着仙女棒笑着走近:“来,放烟火吧。”
“可是,摩天轮上不是不能……”
亮突然凑近,用KISS打断了内的话。
内手上的仙女棒滑落了下来,一点点的光照耀着紧拥着的两人。
这一刻,真的好想时间就这么停止不前。


“你不说,我不说,那不就可以了嘛……”到了出口,扔下这句话的亮,慢慢走下摩天轮。
“哈哈,好拉好拉,我知道了嘛!”内跟在了后面,“偶尔违反一下规定也是满不错的说,况且……况且……”
“况且什么?”
“……没什么。”
“UCHI你最近很怪喔。”亮终于还是说出口了,“访问的时候,吃烤肉的时候,还有很多时候,都是……”
“咦?我怎么没发现?”内还想抵赖一下——毕竟明天,亮就不记得我了呢。
亮转过来严肃的板着内的肩:“说出来吧,有什么心事。”
“诶?”内的脑子里飞快的矛盾着要不要说,最后还是理智战胜了感情,“没有拉没有拉……”
毕竟还是不要说了比较好,让亮伤心的忘记我还不如到最后也快乐呢。

亮的脸色阴沉下来了,板着面孔说:“那算了……回家吧……”
“啊~小亮你不要生气嘛,一切的事情你明天就会知道了。”只有撒这么一个善意的谎言了呢,内心想,还是不能告诉小亮的啊。
“真的么?明天?”
“嗯,明天一定告诉你!”内伸出手指,“我们勾手指约定好了。”
“好拉好拉~我相信你就是了。”亮又是一副被打败了的表情。他毒舌天王锦户亮,关东JR看到了都要退避三分的气势,在小内的粉红攻势下真是猝不及防。
“嘻嘻!”内伸手勾住亮的手臂,“我们回家吧,好晚了说……今天特别让你送我回家喔!这么远的路也让你体会体会!”


TAXI开到内的家门口,这一刻终于还是来临了。
内也想不出什么话来告别,打开车门跨出车厢,就只说了一句:“小亮,今天真的很开心,再见!”
不明就里的亮,也回了句:“再见!早点睡哦!明天还有工作呢~”
“嗯!”
内转过身去慢慢向里走,没有回头。
亮对着司机说:“开车吧。”发动机伴随着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渐渐远去,直到消失不见。
内转身,泪水早已经没有尽头。


5。

写完了那封信的内,揉揉已经哭不出来的眼睛,坐在写字台前发呆。
就是今天了,还有几个小时,UFO会再次出现的吧。
之后的我,就会飞去另一个星球了。
在那边的雪地里生活一辈子。
以前很向往宇宙人的生活,小时候也常说想当飞行员。可是真的当这一切都发生的时候,当梦想算是被实现的时候,自己又这么抗拒呢?
什么雪王子啊,我才不要做呢。
我只要在小亮的身边快快乐乐的做他的公主,在关8的大家之中被任性的宠爱着,那就可以了啊。
为什么这么好好的生活却一定要被破坏呢?

真不甘心那。
好想再听听小亮的声音。

“UCHI……”
咦?是我幻听了?神真是眷顾我呢,想听的时候就真的让我听到。
“UCHI……”
嗯?声音好像是外面传来的嘛?
“UCHI……你个笨蛋你到底在不在啊?”
啊?是真的小亮???

笨笨的内打开窗子,看到亮阴沉着脸站在外面。


“还是不放心你啊。”亮垂下好看的眼眸,“我等不及了,现在就告诉我原因好嘛?我不愿意一直看到一个魂不守舍的小内啊。”
“……”
“你常常说我们之间要是透明的,可以分享一切心情的是吧?”
“……”
“刚刚在路上怎么都想不明白,就让司机再开了回来。”亮抬起头,“UCHI你哭过了吧?眼睛好肿。”
“……小亮……我要走了。”
“嗯?走?去哪里?”
“你听我说……”内断断续续的把一切都说了出来,眼泪一再的漫溢出来。
“……这些都是真的嘛?”亮还保有一丝冷静。
“真的!你看!”内走到窗边,指着窗台上拖鞋的印记,“这个就是证据,我有爬出去过!而且自从那天之后妈妈就没有出现过,这些都是证据啊!”
亮从背后抱住内:“那这么说,今天晚上你就要……?”
“没错……”内的眼泪又出来了,“我不想走啊……小亮……我真的不想离开你……”

“我陪你等。”亮下决心一般的说。
“嗯?”
“我陪你等UFO出现,我要让你妈妈带我们一起走。”
“啊?小亮也要去雪王国?”
“嗯。没有了内,我就算忘记了你也不会幸福的。”
“……那好吧。”

亮搂着内望向窗户外,星星点点的天空分外晴朗。
“内,还记得那次你突然想吃拉面嘛?”
“嗯,大半夜的,没想到亮还真的跑出去买了。”
“我啊,找了好几家店,凌晨的时候都关门了,本来以为找不到了正准备回去的时候,竟然看到了一个拉面摊!我那时候就想,是上天让我找到的那。”
“呵呵,这说明啊,我很受上天眷顾喔!”
“哪有,明明是比较眷顾我,是我去买的面拉~~你只负责在家里打着电动等我回来而已那”
“嘿嘿,小亮真是辛苦了说。”
“说到电动,你是不是觉得最近打电动赢我赢的比较多那?”
“嗯,对啊,我还想,小亮怎么最近越打越差了。”
“其实是我让你来着的……看你一直输啊输的不忍心啊。”
“啊?……555555人家还以为人家有进步了还准备去跟小安挑战看看呢……又打击人家……”
“哈哈……其实啊,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就在想,这个长得这么细腻秀气的男生竟然也是关西的孩子?”
“咦?小亮不是说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觉得我丑的让人心寒嘛?”
“傻瓜,你第一天认识我嘛?真正丑的人我才不说出来呢。”
“咦?原来是这样啊……”
“嗯,UCHI,其实……我一直想说的……”
“什么?”
“你一直说你想要飞翔,但是却没有翅膀。如果可以的话,我来做你的翅膀……”亮越说越轻,可是内却听的清清楚楚,“愛してるよ。”
感动的泪水就这样掉下来,掉下来。内哭着抱住亮,第一次主动吻住亮的唇。
在时间的夹缝中,争取最后一点点的幸福……


12点。
钟声敲响。
灰姑娘要脱下它的水晶鞋,回归最原始的纯真。
窗外果然闪出亮光,照在2个人的身上。
亮先站了起来,走到窗边。
窗子外面,是“森永乳业”的广告热气球。大幅的广告用灯光打出来,刚好在12点飘到内家窗前。

亮长吁了一口气,回头看看内的方向。
内已经睡着了,很轻很轻的呼吸,伴着呼吸抖动的长长睫毛,蜷缩着小动物一般的,让人觉得美好无比。
亮轻轻抱他到床上(<====不要乱想,俺是很CJ的狼- -+),轻轻搂着他,静静的等着命运的裁决……



6。

亮是被小鸟欢快的叫声吵醒的。
眼睛睁开才发觉自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发觉自己是睡在内的床上,就想起昨天的事来。亮紧张的望向身边……
内还在。
和昨晚一样,睡得香甜。脸蛋是粉扑扑的,好像还微笑着。

亮笑笑,果然内还是在杞人忧天呢。搞什么啊,自己也陪着他疯。还头脑发热的告白……
啊,告白……天那,我昨天竟然把一直不敢说的话说出口了那。难道,难道,小内演这些都是为了逼我说告白的话?这……他什么时候有这个脑子和这个演技的??
等等,这个不像是演技呀……
原来我无比聪明的毒舌亮,还有搞不懂状况的一天啊。

“嗯……好舒服……”身旁的内也醒了,“咦?小亮?咦?天亮了?咦?UFO呢??妈妈呢??雪王国呢??”
“我还要问你呢。”
“这个……我……我是真的上过UFO的呀……你看你看,那个脚印难道还是骗你的嘛?”


这个时候,卧室的门被打开了。
内的妈妈出现在了门口:“啊……打扰到你们了?”
亮马上起来冲了出去:“没有没有,不是伯母想的这样……我们什么都没有……真的……”
内也冲了出来:“妈妈!!为什么你回来了?你不在UFO上?为什么没来接我??”
“你在说什么啊?”妈妈一脸迷茫。
“哎?你不是说我是雪王国的王子嘛?住在外星球,说是要把我接回去的?”
妈妈用抱歉的眼神说:“哎呀,锦户,实在对不起啊,我们家的内是不是又撒了什么慌了啊?他从小脑子就不大好使……真是……最近又得了这种怪病……”
“怪病?什么怪病?”亮奇怪了起来。
“哎呀,就是梦游症拉。”妈妈担心的托着下巴,“我好几次看到他大半夜的走来走去,还爬在窗台上,真是怕啊,所以着急的就去找现在当护士的小姐妹一起泡温泉顺便问问到底怎么办了,哎呀,这孩子也真是……”
亮斜着眼睛看看内……内吃惊地瞪大双眼:“妈妈,你真的不是外星人?而且窗台上的脚印其实是我梦游?”
“哎呀对啊,你这孩子真是,怎么老是想着外星人什么的,3天前那个晚上真是怕人那,大半夜的我看到你爬上窗台都快要掉下去了,马上冲过来抱住你啊~~你知不知道自己命都快要没了啊?”
“这……”
“哈哈,原来是这样呢。虚惊一场的说。”亮笑着揉揉内的头。


“那……小亮……我是不是可以说‘我回来了’呢?”
“嗯,可以啊……”
“那……ただいま”
“お帰り……”


E N D



-------------------------

后记:

啊啊啊,一天里终于完了。。。8000字,佩服自己这个懒鬼= =
作为《指环》的姐妹篇,所以内容也和《指环》一样,来个先抑后扬~~拉拉拉拉~~~
最后结尾固执的和《睡美人》一样,是为了强调让内快点回来的愿望。
说起来如果说那个消息是真的的话,内已经给亮送来了最好的生日礼物了呢。

亮老大,认识你的时间不长,你却已经成为我心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了。
为你做这些事情也许你根本就看不到,但是我相信心意一定传达的到的。
二十一歳 お誕生日 おめでとう!

继续碎碎念。。。 

接下来的文章预告= =
亮内同人~~~~偶礼拜六一定要写出来~~~殴~~~FIGHT ON!!

指环(斗山,TOMA生日贺文!) 

在很久很久以前
有着这么一个流言……
如果找到了传说中的指环
就能见到想见的人


<1>

“叮零零……”
揉了揉眼睛,山P按掉了闹钟的声音,倒下去继续睡。
10秒,20秒,30秒……
突然坐起来。
“要迟到了……天哪……”

拿着早饭匆匆忙忙的跑上电车,时间已经接近了临界点。
咬着面包和牛奶,勉强在电车上站定的山P半睁着眼睛胡思乱想。
果然,只用一个闹钟是不行的呢。
现在一个人的生活,怎么都不适应啊。
以前多幸福啊,有那个人的以前……
那个人会跑到身边轻轻的叫着起床的,那个人还让我可以稍稍的再赖五分钟的床,那个人心情好的话还会做点早饭便当……
广播报着下一站的名称,山P才从美好的回忆中惊醒过来。

到摄影棚,时间已经过了好久。
“啊。。。对不起”山P向着大家鞠躬,“因为我……我睡过头又乘电车乘过头……所以……恩……”
“哎呀,P,你果然还是不能没有你的专职保姆哪!”小亮打趣的过来拍P的头。
P抬起头,用还是没睡醒的表情疑问着:“专职保姆?”
“对啊!”亮大笑着,露出好多颗雪白的牙齿,“还有谁啊。IKUTA TOMA……”

耳边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
只看到嘴唇的一开一合,冗自的没有声音。
一开一合……
一开一合……
拼出这个想听到却不敢再听到的名字。
TOMA。
T O M A。



如果把你的名字念上一千遍我们就可以回到从前的话,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用心去念。
如果把你的名字写上一万遍我们就不会再分开的话,我一定现在就掏出纸笔去实现我的心愿。
TOMA,TOMA,为什么,只是听到你的名字而已,就让我的心跳,因而漏跳了半拍?




<2>

那是一如既往的一个平常的午后,阳光懒洋洋的照在每个人的身上,温暖而又温柔。
但是现实却让人震撼的抬不起头。
起先山P还没有什么实感,只是呆呆的看着身边的TOMA收拾起东西离开,房间里就只剩他一个人。
TOMA的脸上没有表情,什么都没有。
门关上的那个刹那,心中一片空白的P的耳边,突地响起惊雷一般的声音:
“我们,要一起出道哦,从现在到以后,都不离开!”
“呵呵,你是我可爱的P嘛,不让着你还让谁?”
“你好~你是新来的?长得好像苹果好可爱哦,我叫生田斗真,以后叫我TOMA吧!”
“P,我们分配在一个房间也!你快看!这个是钥匙!”
“P,这次演出结束一起吃拉面吧,我知道一家很不错的店哦~”
“P,他们说,你要出道了,恭喜你啊。”
“P,P……”


“P,P……”小内的声音,“P chan你怎么了??”
看着一脸担心的内摇着自己的肩关切十足的样子,P终于回过了神。
“从刚刚到现在就一直一副失神的样子,拍完了照就一个人傻楞楞的站着,你要有点LEADER的自觉啊,YAMAP SAMA!”亮走过来,一半嘲笑一半关心的样子,“如果累了,就早点回去休息哦,不要胡思乱想了才好。”
内抬头看向亮,“小亮,我们今天请P去甜品屋吧!”
“什么嘛,你明明是自己想去!”
“哪有,我好心想犒劳一下辛苦的队长的说~”
“好了好了,UCHI说了的话,那就去吧!”


虽然不是很想去吃甜品,但是内的盛情和亮的软磨硬泡终于还是把P带进了这家甜品屋。
内买了最爱吃的巧克力蛋糕,吃的开心无比,不喜欢甜食的亮在旁边毒舌吐嘈,但是P看见他的眼神,一直都是温柔的呵护着的。
其实,大家都是很好的人呢。很温柔很细心,知道自己的低落和孤单无助,于是变着方法来安慰自己。
可是……关于那个人实在有着太多的回忆了,太多太多,7年的岁月堆积出来的,究竟是什么啊。
只是一团泡沫嘛?

……真的真的……好想见他。


“哎,我说P啊,冰淇淋要化了哎,你不吃我吃掉了哦?”UCHI又将无辜的脸凑了过来。
“啊,对不起,刚刚想事情想的入神了。”自己最近真的经常这样呢,P边说边想,这样可不行啊,要整理一下心情才是的。
“对了,告诉你哦”内一脸严肃正经的样子,“传说啊,有一枚神奇的指环,如果你找到它并且将它戴在手指上的话,你就可以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人哦!……哎呀,小亮你干吗打我,痛痛><”
“你啊,又在胡说些什么,以前说自己是雪王子的后代还说的这么正经,已经让我很丢脸了也~你真的是AB型的嘛?不会是检查结果出错了吧?= =”
“什么嘛,这次这个是真的拉~虽说指环的颜色,大小,样式都不知道,可是我知道拿到它的方法哦!……哎呀,小亮你怎么又打我T T”
“不要再胡闹了拉……”亮带着点宠溺的眼神轻轻的敲着内的头,“既然你知道,为什么不拿啊?”
内撅起粉红色的小嘴:“切切,小亮还一直说自己聪明那,这都不知道~我想见的人一直在我身边,我有什么拿的必要拉,真是……”

看着小两口无止境的拌嘴,P终于开了口:“UCHI,告诉我怎么拿吧。”
“P你不要相信他拉,他是胡说……”
亮的话被内硬生生的打断:“P chan ,不要理小亮,我告诉你哦~”
内凑近P的脸,轻轻在他耳边耳语:“因为……”内故意顿了顿,“……它就在我妈妈的抽屉里!”

……顿时,P后悔没有相信亮的话了。



独自一个人站在舞蹈房,灰白色的墙壁灰白色的音符,灰白色的心情。如果能够再一次回到从前,真的好想延续那根脆弱的红线,可以继续幸福的走下去。
那首LOVE SONG,就是唱给你的呢。
我真的……不想离开……


从睡梦中惊醒。P打开台灯看了看挂钟。凌晨3点半。
转个身想继续睡的,眼前却花花绿绿转个不停。
转着勾着TOMA的肩放肆的笑着的自己。
转着举着白色小兔子的TOMA的温柔眼神。
转着樱花雨中粉色的温馨。
转着同台这么多年默契的配合。

原来,没有你的日子,竟然这么难熬……




<3>

破天荒的很早就到了工作地点,顶着大大的2个眼圈的P看来格外憔悴。不一会,亮和内吵吵闹闹的进来了,2个人都带着墨镜,一定是刚下新干线吧。
“P chan!”内向P招招手,“我给你带了个礼物来哦!”
P疑惑的走了过去。
内眨眨眼睛:“把眼睛闭起来,把手摊开!”
P的掌心感受到了冰凉的触感,张开眼睛一看,一枚指环闪耀着淡紫色的光。
“这个难道是……”
“哈哈,没错!就是它了!我特地从妈妈那边偷来的喔~”内笑着说,“至于怎么用,我就不知道了呢。不过看P chan你这么聪明,一定可以的拉!”
亮又走过来,拍拍内的头:“你还真以为你妈妈不知道的么,笨笨”
“咦?她明明就在旁边看电视的,一点都没转过来看我啊。”
“你以为她一定要转过来看你才会看到的嘛?有人在都能大摇大摆的‘偷’东西啊,你你你……真是太可爱了!”
“也?我以为RYO CHAN会生气的打我也,嘻嘻,我是很可爱的啊。”
“你是要我打你对吧,哼哼,好啊,我这就打!”亮抬起手作势要打。
“啊……救命……P chan救命……”内吓得躲到P的背后。
看着两个人的耍宝,P第一次笑出了声音。(呃。。。。对不起老大跟小乖了,把你们塑造成了这么搞笑的弱智小夫妻。。。。)


回到家,打开玄关的灯,空荡荡的房间又让P的心沉到了谷底。
对了,试试那个指环。
拿出内给的指环,借着月光看,指环紫色的光更显诡异。
P坐在地上,想着TOMA的样子,轻轻的把指环戴在无名指上,意外的很合手。
周身漫出温暖的感觉,好像那紫色的淡淡的光包围了全身一样。P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个时候,眼前出现了什么。
眼前可能出现什么。
或者说,眼前应该出现什么。

真的是TOMA。
这个时候的TOMA。
只是分开没多久却感觉这么陌生的TOMA。

TOMA被那一圈淡紫色包围着,和以前一样的脸一样的打扮一样温暖给人力量的笑容。
讨论着舞台剧的内容,安安静静的看着台本练习着表情。
TOMA一直是个认真的人呐,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为了演艺事业放弃过很多东西的,认真的人。
但是现实呢,现实呢。

TOMA还在继续看着台本不断琢磨,今后要走上舞台的路,并不是他自己选择的吧。
明明是很深的夜了,连每天这么多通告的P都准备休息了,可是TOMA还在工作,不断的工作,P的头脑里飞快的转过了很多种想法,担心却是大于喜悦。
今后的TOMA,今后的我们,或者不能称作“我们”的“我们”,究竟会怎么样?

……P睁开了眼睛。那紫色的光芒好像做过的一个梦一样消失无踪,但却在眼角留下了两道浅浅的泪痕。
这样的TOMA,究竟是指环的魔力,还是终究只是自己的一个梦魇?
无从知晓。



现在的我,就好像风中转悠的陀螺,下一步是朝向哪里会朝向哪里什么都不知道。
我只知道,在灰暗的那个夜晚,在淡紫色光芒的映照下,能够再一次看见你的,那种如梦似幻的心悸。




<4>

大家都说山P最近好像有了点精神。比起以往睡不醒的眼神来元气很多。
被小亮开着玩笑说是恋爱,P也微笑着没有反驳。
是啊,他在和指环带给他的TOMA恋爱呢。
每天每天,每天的那个时候,看着TOMA的努力暗暗的叫自己也要努力。
看着这样的TOMA而暗下决心,似乎成了每天必须的功课呢。
今天的他开心吗,又演了几场,观众喜不喜欢。

P有时觉得自己好像经纪人一般多事。但是却又觉得这应该是自己的分内事。毕竟相处了7年了呢,好像身边的空气一般不可缺少了吧。
一二三四五六七。伸出两只手只留下三个手指。
好长的一段岁月。
也是好值得回忆的一段岁月。

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么喜欢回忆的老头子了呢。P心想,果然是长大了么。
长大,对于自己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长大是意味着成熟,还是象征离别呢。
雨停之后的景色是被洗涤的更清晰呢,还是完全变了样子?

或者,每天这样看着的TOMA,其实还是离自己越来越远了呢?
又或者,其实不应该每天这样的看着他的呢?

哈,最近的自己,真的思考了好多呢。
还是不要多想了比较好吧。


----------------


渐渐的,日子从秋天变成了冬天,又度过冬天吐出了新枝。
P的生日快到了。
大家在商量送什么东西给P的时候伤透了脑筋,商量来商量去一点办法都没有。
P看在眼里,心里却是轻笑着的。
早就准备好了呐,给自己的那个礼物。让自己过个值得纪念值得珍藏的生日。
从过去到现在,也好给自己一个交代。
一个结束被指环俘虏的交代。


也该结束了呢。是我太依赖你的存在,是我无法承受失去你的悲哀。
你说过我们要一直一起的,我一直信守着的,一直一直。
可是天不遂人愿呢。
你还是至少表面快乐的走下去了,我再沉浸在过去也没有半分用处吧。
就像我们以前即使沉默还是能够明白彼此一样,你一定是想让我快点学会长大吧。
所以你离开了,离开我们曾经一直一起的地方。
你是想要沉默的告诉我这些的吧。
终于,我还是明白了呢。终于。



<5>

4月的那个对于山P来说特别的日子到来了。
P暂停了自己的通告,去那个人公演的地方。
悄悄的坐进去,悄悄的看着,自己无数次在指环中看过的表演。

这是一部关于母亲的戏,剧中TOMA的母亲,是冷艳美丽的前宝冢成员。
能和这些大明星对戏,对于TOMA来说,应该也是种飞跃吧。
在这样的舞台上展现出属于自己的不弱于任何人的光芒,这就是TOMA今后的路。
不论前方怎样身边是谁却还是要一直走下去的路。

看着台上努力入戏认真着的TOMA,熟悉却又陌生的感觉油然而生。
这才是真正的TOMA呢,努力着的,不服输的,笑容无敌的TOMA。
P一直爱着的那个TOMA。
够了呢。这些就够了。


舞台剧还没有完,P起身想要走。
突然听到TOMA的声音:“不要离开,我不要你离开。”
语气是这样的斩钉截铁不容反驳。
明明只是台词啊,为什么觉得好像是在说自己。

“我终于见到你了,这么久才能见一面,为什么你要离开呢。”
TOMA的口气软了下来,走向剧中的母亲。
“留下来吧。为了我,也为了你自己。”

今天是特别的,就让自己再放肆一下吧。
于是P这样对自己说,继续坐了下来。


退场后的人潮汹涌。P一个人慢慢的朝外走着,初春的天气还不是很暖和,没有戴手套的手冻得瑟瑟发抖。
剧场外的林荫道上人群渐渐退去,只留下P一个人,还漫无目的的朝前走着。一点都没有下一幕将要发生的预兆。
然而就是在这个时候,新的故事拉开了帷幕。

一切发生的都很突然。突然到P都无法辨别这究竟是梦境还是真实。
手指间轻微的触碰,很轻很轻,却传递着熟悉的温度。
自己的手好像找到了家一般的迅速反应,于是十指交互缠绕,再也不分彼此。

抬头一看,正对上TOMA温柔的目光。
“生日快乐。P。”


直到那个时候的我才明白你真正的心意。
你根本就是看到了我的。
什么时候的我都看得到。
你看得穿我任何的小小心思也看得穿我的小小别扭。
其实你的离开也是想让我们彼此更了解一些事情的吧。
爱,并不一定要一直在一起的。
不是吗?

这才是我终于明白了的事情。
谢谢你让我相信,长大也不是一件坏事。

长大了分开了,心还是会在一起。
对吗。

谢谢你。TOMA。这个生日我永远不会忘记。



<6>

工作还是无休无止的进行。一天早上,内突然哭着扑向了亮:“不好了小亮,妈妈对我说,那个指环的传说根本就是骗我的,那个指环也是她不知在哪里弄来的便宜货……怎么办怎么办,P chan肯定要恨死我了。”
亮揉揉内的头,将内抱紧,看着远方轻轻的说:“不要哭啊小乖乖,这绝对是不重要的……一点都不重要。”

是啊,一点都不重要。
其实传说中的指环是存在在每个人的心中的,只要你闭上眼睛虔诚祈祷,就一定能见到想见的人。

亮的目光所到之处,P正满脸红晕的和TOMA牵手走过……




E.N.D




终于写出来了呢。这篇文。感觉自己写的太灰暗了。不过结局还是可以接受的吧?
斗斗的生日啊,抱歉我弄的这么灰。。。。。。。。T T早知道就不看那些悲剧视频再写了,越写自己越觉得好像沉下去了一样555555555

那~坑终于填了一个,今后还要继续填的说~~
斗斗生日快乐!!!!!!!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